雅博网

三个爱丈夫却无原则的女人

2024-04-17 作者:耶米玛  
来源:耶米玛工作室 我也要投稿

      王上21:1-24;徒5:1-11

 
  爱丈夫、顺从丈夫是一个妻子的本分,但如果没有原则的顺从,只能把丈夫推向万丈深渊,到万劫不复的地步。我们从三个方面来看《三个爱丈夫却无原则的女人》。
 
微信图片_20240414194924.png
 
 一、亚哈的王后耶洗别
 
  1.亚哈的闷闷不乐:(列王纪上21:1-4)这事以后,又有一事。耶斯列人拿伯在耶斯列有一个葡萄园,靠近撒玛利亚王亚哈的宫。亚哈对拿伯说:“你将你的葡萄园给我作菜园,因为是靠近我的宫;我就把更好的葡萄园换给你,或是你要银子,我就按着价值给你。”拿伯对亚哈说:“我敬畏耶和华,万不敢将我先人留下的产业给你。”亚哈因耶斯列人拿伯说“我不敢将我先人留下的产业给你”,就闷闷不乐地回宫,躺在床上,转脸向内,也不吃饭。
 
  以色列王亚哈不以神赐给自已的产业为足,贪图普通老百姓的葡萄园,想购买耶斯列人拿伯的葡萄园作菜园,敬畏神的拿伯却不肯将葡萄园卖给亚哈。按说,产业本来就是拿伯,卖不卖是他的权利,但自我中心的亚哈却因此闷闷不乐地回宫,躺在床上,转脸向内,也不吃饭。这已经不是亚哈第一次的闷闷不乐了,在此之前,亚哈就有过一次闷闷不乐:(列王纪上20:43)于是以色列王闷闷不乐地回到撒玛利亚,进了他的宫。亲爱的家人,你是否也这样闷闷不乐过?
 
  2.耶洗别安慰亚哈:(列王纪上21:5,7)王后耶洗别来问他说:“你为什么心里这样忧闷,不吃饭呢?”……王后耶洗别对亚哈说:“你现在是治理以色列国不是?只管起来,心里畅畅快快地吃饭,我必将耶斯列人拿伯的葡萄园给你。”
 
  亚哈的王后耶洗别看到丈夫闷闷不乐的生闷气,就关切地询问亚哈为什么心里这样忧闷,亚哈就把耶斯列人拿伯不将葡萄园给他的事告诉了耶洗别。心狠手辣的耶洗别依仗亚哈是以色列的王,大权在握,就想谋杀了拿伯,霸占他的葡萄园,这也是他父亲西顿王常用的手法。因此安慰亚哈“只管起来,心里畅畅快快地吃饭,我必将耶斯列人拿伯的葡萄园给你。”
 
  3.耶洗别谋杀拿伯:(列王纪上21:8-14)于是托亚哈的名写信,用王的印印上,送给那些与拿伯同城居住的长老贵胄。信上写着说:“你们当宣告禁食,叫拿伯坐在民间的高位上,又叫两个匪徒坐在拿伯对面,作见证告他说:‘你谤渎神和王了’;随后就把他拉出去用石头打死。”那些与拿伯同城居住的长老贵胄得了耶洗别的信,就照信而行,宣告禁食,叫拿伯坐在民间的高位上。有两个匪徒来,坐在拿伯的对面,当着众民作见证告他说:“拿伯谤渎神和王了!”众人就把他拉到城外,用石头打死。于是打发人去见耶洗别,说:“拿伯被石头打死了。”
 
  耶洗别托亚哈的名写信给耶斯列的长老贵胄,要他们宣告禁食,叫拿伯坐在民间的高位上,又叫两个匪徒坐在拿伯对面,作假见证诬告他说:“拿伯谤渎神和王了”;随后就把他拉出去用石头打死。耶斯列的长老贵胄接到耶洗别的信后,怕得罪王和王后,助纣为孽,却不怕得罪神,就照信而行,用石头打死了敬畏神的拿伯和他的众子。
 
  4.亚哈要得拿伯的葡萄园:(列王纪上21:15-16)耶洗别听见拿伯被石头打死,就对亚哈说:“你起来得耶斯列人拿伯不肯为价银给你的葡萄园吧!现在他已经死了。”亚哈听见拿伯死了,就起来,下去要得耶斯列人拿伯的葡萄园。
 
  耶洗别听说拿伯被打死了,就要亚哈起来去得拿伯的葡萄园。亚哈听说拿伯死了,就下去要得拿伯的葡萄园。王后耶洗别因着爱丈夫亚哈,想方设法叫丈夫高兴,设计谋杀了拿伯。耶洗别看似爱丈夫,实则亲手把丈夫送到了绞刑架上,等待他们的,是神公义的审判。
 
  5.以利亚宣布神对亚哈的刑罚:(列王纪上21:20-24)亚哈对以利亚说:“我仇敌啊,你找到我吗?”他回答说:“我找到你了;因为你卖了自己,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耶和华说:‘我必使灾祸临到你,将你除尽。凡属你的男丁,无论困住的、自由的,都从以色列中剪除。我必使你的家像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的家,又像亚希雅的儿子巴沙的家;因为你惹我发怒,又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论到耶洗别,耶和华也说:‘狗在耶斯列的外郭必吃耶洗别的肉。凡属亚哈的人,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吃,死在田野的必被空中的鸟吃。’”
 
  神差遣先知以利亚去见亚哈,宣布对亚哈家的刑罚。后来,耶户发生政变时,这话都应验了,耶户杀了亚哈家所有的男丁,耶洗别被从楼上扔下来,狗来吃她的肉(列王纪下9:14-26,31-37;10:1-11,15-17)。
 
微信图片_20240414194945.jpg
 
 二、哈曼的妻细利斯
 
  1.哈曼的妻细利斯:(以斯帖记5:9-10)那日哈曼心中快乐,欢欢喜喜地出来;但见末底改在朝门不站起来,连身也不动,就满心恼怒末底改。哈曼暂且忍耐回家,叫人请他朋友和他妻子细利斯来。……哈曼又说:“王后以斯帖预备筵席,除了我之外不许别人随王赴席。明日王后又请我随王赴席;只是我见犹大人末底改坐在朝门,虽有这一切荣耀,也与我无益。”
 
  (以斯帖记3:2,5-6)在朝门的一切臣仆都跪拜哈曼,因为王如此吩咐;惟独末底改不跪不拜。……哈曼见末底改不跪不拜,他就怒气填胸。他们已将末底改的本族告诉哈曼;他以为下手害末底改一人是小事,就要灭绝亚哈随鲁王通国所有的犹大人,就是末底改的本族。
 
  亚哈随鲁王抬举犹大人的仇敌哈曼身居要职,只因末底改一人不跪不拜,哈曼就要灭绝亚哈随鲁王通国所有的犹大人,就是末底改的本族。
 
  就在哈曼被处死的前一天,哈曼赴王后以斯帖为王和哈曼预备的筵席出来后,哈曼看见末底改连身也不动,就满心恼怒末底改。哈曼并不是一个独断专行的人,他回来后,立即请来朋友和妻子细利斯,与他们共同商量如何处置对他不敬的末底改。我们从这事上看到,哈曼除灭犹大人的阴谋也有他妻子细利斯的一份“功劳”。哈曼把末底改坐在朝门,对他视而不见的事告诉了他们,请他们给他出了个主意。
 
  2.细利斯建议哈曼为末底改作木架:(以斯帖记5:14)他(哈曼)的妻细利斯和他一切的朋友对他说:“不如立一个五丈高的木架,明早求王将末底改挂在其上,然后你可以欢欢喜喜地随王赴席。”哈曼以这话为美,就叫人做了木架。
 
  哈曼的妻细利斯和他的朋友知道哈曼的狂妄,为了迎合哈曼,他们建议为末底改立一个五丈高的木架,明早求王将末底改挂在其上,然后哈曼可以欢欢喜喜地随王赴席。哈曼一听,正中下怀,立即叫人连夜做了木架,哈曼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恰是他为自已预备的刑具。
 
  3.哈曼尊荣末底改:(以斯帖记6:6-11)哈曼就进去。王问他说:“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当如何待他呢?”哈曼心里说:“王所喜悦尊荣的,不是我是谁呢?”哈曼就回答说:“王所喜悦尊荣的,当将王常穿的朝服和戴冠的御马,都交给王极尊贵的一个大臣,命他将衣服给王所喜悦尊荣的人穿上,使他骑上马,走遍城里的街市,在他面前宣告说: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就如此待他。”王对哈曼说:“你速速将这衣服和马,照你所说的,向坐在朝门的犹大人末底改去行。凡你所说的,一样不可缺。”于是哈曼将朝服给末底改穿上,使他骑上马,走遍城里的街市,在他面前宣告说:“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就如此待他。”
 
  第二天一大早,哈曼就去见王,要求把末底改挂在木架上。不想,不等哈曼开口,王就先向他询问“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当如何待他呢?”哈曼心想,王所喜悦尊荣的人非我莫属了,因此就照着自已的想法告诉王:“当将王常穿的朝服和戴冠的御马,都交给王极尊贵的一个大臣,命他将衣服给王所喜悦尊荣的人穿上,使他骑上马,走遍城里的街市,在他面前宣告说: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就如此待他。”哈曼话音刚落,王吩咐哈曼快去将他所说的行在末底改身上。哈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王为什么突然要尊荣末底改,但哈曼不敢违背王的命令,就去将朝服给末底改穿上,使他骑上马,走遍城里的街市,在他面前宣告说:“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就如此待他。”
 
  哈曼尊荣末底改,这是神的作为,这是神的奇妙。
 
  4.细利斯知道哈曼终必在末底改面前败落:(以斯帖记6:12-13)末底改仍回到朝门,哈曼却忧忧闷闷地蒙着头,急忙回家去了,将所遇的一切事详细说给他的妻细利斯和他的众朋友听。他的智慧人和他的妻细利斯对他说:“你在末底改面前始而败落,他如果是犹大人,你必不能胜他,终必在他面前败落。”
 
  哈曼尊荣了末底改一番后,末底改仍回到朝门,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般。而哈曼却忧忧闷闷地蒙着头,急忙回家去了。哈曼的妻细利斯和朋友正在等待把末底改挂在木架上的好消息,不想哈曼狼狈地回到家,把自已所遇的一切事都说给他妻细利斯和他的众朋友听。精明的细利斯和他的众朋友听了,就知道哈曼在末底改面前始而败落,末底改若是犹大人,哈曼必不能胜他,反而要在他面前败落。
 
  5.哈曼被挂在他为末底改预备的木架上:(以斯帖记7:1-2,5-6,9-10)王带着哈曼来赴王后以斯帖的筵席。这第二次在酒席筵前,王又问以斯帖说:“王后以斯帖啊,你要什么,我必赐给你;你求什么,就是国的一半也必为你成就。”……亚哈随鲁王问王后以斯帖说:“擅敢起意如此行的是谁?这人在哪里呢?”以斯帖说:“仇人敌人就是这恶人哈曼!”哈曼在王和王后面前就甚惊惶。……伺候王的一个太监名叫哈波拿,说:“哈曼为那救王有功的末底改做了五丈高的木架,现今立在哈曼家里。”王说:“把哈曼挂在其上。”于是人将哈曼挂在他为末底改所预备的木架上。王的忿怒这才止息。
 
  在第二次的酒席筵前,王又问王后以斯帖要什么,求什么,也应许必为她成就。以斯帖看到时机成熟,就向王指认“仇人敌人就是这恶人哈曼!”哈曼在王和王后面前就甚惊惶。当王得知哈曼为那救王有功的末底改做了五丈高的木架,就立在哈曼家里时,吩咐说:“把哈曼挂在其上。”人就将哈曼挂在他为末底改所预备的木架上。“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句谚语就奇妙地应验在了哈曼身上。
 
  细利斯是个精明的女人,她爱哈曼,纵容丈夫哈曼为末底改制造木架,不想自已的丈夫哈曼反被挂在木架上。可以说是细利斯亲手把丈夫哈曼和儿子们送上了木架。细利斯纵容丈夫哈曼行恶,最后害了自已的丈夫与儿子们,不仅没有帮助丈夫,反而杀害了他。
 
微信图片_20240414194954.jpg
  
三、亚拿尼亚的妻子撒非喇
 
  1.亚拿尼亚把其余的几份拿来放在使徒脚前:(使徒行传5:1-2)有一个人,名叫亚拿尼亚,同他的妻子撒非喇卖了田产,把价银私自留下几份,他的妻子也知道,其余的几份拿来放在使徒脚前。
 
  在初期教会“凡物公用”的阶段,涌现了许多积极奉献的榜样:(使徒行传4:34-37)内中也没有一个缺乏的;因为人人将田产房屋都卖了,把所卖的价银拿来,放在使徒脚前,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有一个利未人,生在塞浦路斯,名叫约瑟,使徒称他为巴拿巴(巴拿巴翻出来就是劝慰子)。他有田地,也卖了,把价银拿来,放在使徒脚前。巴拿巴就是最典型的一个。
 
  亚拿尼亚同他的妻子撒非喇听到使徒布道后,也信了,加入教会。他们夫妻看到他人因积极奉献赢得了好名声,因此想得好名声,就卖了田产,但面对价银时,他们起了贪心,夫妻商量后决定“把价银私自留下几份。”
 
  2.亚拿尼亚因欺哄圣灵而死:(使徒行传5:3-6)彼得说:“亚拿尼亚!为什么撒但充满了你的心,叫你欺哄圣灵,把田地的价银私自留下几份呢?田地还没有卖,不是你自己的吗?既卖了,价银不是你作主吗?你怎么心里起这意念呢?你不是欺哄人,是欺哄神了。”亚拿尼亚听见这话,就仆倒,断了气;听见的人都甚惧怕。有些少年人起来,把他包裹,抬出去埋葬了。
 
  亚拿尼亚把“其余的几份拿来放在使徒脚前,”欺哄彼得是完全奉献,想得彼得的称赞。被圣灵充满的彼得一眼看出亚拿尼亚在说谎欺哄圣灵,就责备他为什么被撒但充满,叫他欺哄圣灵,把田地的价银私自留下几份呢?彼得严厉地警告亚拿尼亚“你不是欺哄人,是欺哄神了。”亚拿尼亚听见彼得这话,就仆倒,断了气。有些少年人来把亚拿尼亚抬出去,埋葬了。
 
  3.撒非喇因试探圣灵而死:(使徒行传5:7-10)约过了三小时,他的妻子进来,还不知道这事。彼得对她说:“你告诉我,你们卖田地的价银就是这些吗?”她说:“就是这些。”彼得说:“你们为什么同心试探主的灵呢?埋葬你丈夫之人的脚已到门口,他们也要把你抬出去。”妇人立刻仆倒在彼得脚前,断了气。那些少年人进来,见她已经死了,就抬出去,埋在她丈夫旁边。
 
  约过了三小时,亚拿尼亚的妻子撒非喇进来,她还不知丈夫亚拿尼亚已死的事。彼得愿意给她一个认罪悔改的机会,因此再次问她:”你们卖田地的价银就是这些吗?”撒非喇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继续欺哄彼得说:“就是这些。”她以为自已不说,彼得就不知道。彼得责备撒非喇“你们为什么同心试探主的灵呢?”接着告诉撒非喇“埋葬你丈夫之人的脚已到门口,他们也要把你抬出去。”撒非喇立刻仆倒在彼得脚前,断了气。那些埋葬亚拿尼亚的少年人进来,见撒非喇已经死,就把她抬出去,安葬在她丈夫旁边。
 
  4.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使徒行传5:11)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甚惧怕。
 
  全教会和听见亚拿尼亚同他的妻子撒非喇因欺哄圣灵而死的事都甚惧怕,他们夫妻就作了初期教会的警戒。
 
  我们看到,无论是亚哈的王后耶洗别,还是哈曼的妻子细利斯,亚拿尼亚的妻子撒非喇,她们都很精明,都是爱丈夫的人,这本来无可厚非,但没有了原则与立场,一味地顺着丈夫,助纣为虐:耶洗别与细利斯帮助丈夫行恶,把丈夫送上了断头台。撒非喇对丈夫亚拿尼亚言听计从,结果与丈夫双双仆倒在彼得的脚前,成为后世的警戒。
 
  爱,也要合乎真理,而不能滥爱,爱不能越过真理的界限。正如保罗所祷告的:(腓立比书1:9-10)我所祷告的,就是要你们的爱心在知识和各样见识上多而又多,使你们能分别是非,作诚实无过的人,直到基督的日子。
 

【作者简介】 耶米玛,雅博网作者,河北邯郸人,1999年8月20日受洗归主,2000年开始侍奉到今。

赞一下: ]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